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再攀珠峰,向死而生

再攀珠峰,向死而生

(雪山姐姐) 2022年04月05日

大家好,我是夏婷,蔚来社区app昵称是雪山姐姐,ES6车主,外企HR,斜杠青年。生在江西,长在贵州,工作在北深广上,我搬了24次家,却依旧还在租房的沪漂一族。#我有故事#

我是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求知欲爆棚的白羊+水瓶混合体;一个勇于尝试各种生命可能性,不断挑战自身天花板的不安定份子。也许会有人这样形容我,独立果敢是她,风情万种是她,大彻大悟是她,天真无邪还是她……你永远都找不到一个词能准确定义她。

阴错阳差,结缘户外

2004年春天,大学刚刚毕业没几年的我,揣着不多的积蓄,来到丽江。本来约好了在当地做导游的朋友,让她带我玩。不巧,在我到达的那天,她刚好在带团。她怕我孤单,就介绍了一个户外领队陪我,这一陪,陪出了我的第一条户外路线——3天虎跳峡穿越。如果说之前的旅行多半是走马观花,游客打卡,那么这一次,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身体在地域,眼睛在天堂”。有些地方只有双脚才能抵达,有些风景只有徒步才能看到。

此后的十年,我几乎把所有的假期都用来探索户外,那些著名的徒步路线,几乎都被我用双脚丈量了一遍。

朋友的一句话,我初探雪山,却吓尿了

徒步了十年之后,2014年的一天,驴友问我:“国内的线路你都走得差不多了,就没想过登一座雪山吗?”那时的我并不清楚登山和徒步究竟有什么不同。于是到8264户外论坛里找到了四姑娘山攀登的招募贴。以“强驴”自称的我,想都没想,就选择了海拔5355米的“三峰”作为第一座雪山(当时如果有人敢组织登幺妹峰,估计我也敢报名)。

高海拔的极端恶劣天气,让我第一次对户外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冲顶时,垭口以上将近300米的岩壁,几乎是靠臂力把自己拉上去的。到达山顶,已是双臂痉挛。登顶的喜悦,也在陡峭的下撤途中消磨殆尽。这一次的惊险体验,让我发誓从此不再登山!

此后的四年里,我自驾、潜水、喝茶、开饭店,甚至学开飞机,但就是不登山。

重返雪山,发现是真爱

登山界的第一大谎言:以后再也不登山了!这句话,在我身上验证了。

2018年初,曾一起登顶四姑娘山的队友忽然问我:“要不要再试一个6000米?”不由得我回答,便拉着我去参加了一个户外巡讲会。活动现场扑面而来的雪山图片、视频,令我瞬间沦陷。就这样,我重返雪山。海拔6168米的雀儿山,是公认的最美最梦幻的6000米雪山。

因为她的美,我决定第二年再度攀登雀儿山,可这一次,她并没有向我们展示温柔宽容的一面……狂风、暴雪、大雾、极寒,不仅让我险些失温,还夺走了一个山友的生命。即便是一座曾经用风和日丽接纳我们顺利登顶的山峰,也可能在另一个时间变得面目狰狞。她仿佛永远在提醒我们,人不可胜天!

2019年,我攀登了5座雪山,打破了“一年一座山”的常规玩法,站在了海拔7546米“冰川之父”慕士塔格的顶峰。为了节约年假,我开始尝试“速攀”:不在山上扎营,而是从大本营直接冲顶,当天下撤,然后赶当天或者第二天一早的飞机回上海,再从机场直接冲进办公室,穿着一身户外行头和同事们开会……这对体能、精力、时间管理都是极大的考验。这一年,我40岁。

开启8000米之旅

2020年疫情来临,几乎所有登山活动都被叫停,登山界一片寂静。这时的我彻底躺平,足不出户,在家办公之余,研制各种美食。半年之后,我的体重从51kg飙升到63kg。七月的一天忽然收到朋友转来的卓奥友(8201米)登山报名帖。完全没准备的我第一反应是放弃。但此后的几天那个报名帖总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最终我还是在截止时间之前提交了报名表,其实心里根本不相信疫情之下,国家能批准8000米的山峰攀登。此时,我的准备时间已不足两个月。

即便经过一番地狱般的控食,临出发,我的体重依旧还有59kg,加上体能的倒退,可想而知,卓奥友登得并不轻松。但是好歹算是拿到了珠峰的入场券。因为在中国一侧攀登珠峰,需要有其它8000米山峰的证书,8000米之前要有7000米的证书,7000米之前要有6000米的证书……那一年秋天,卓奥友成了全球唯一开放攀登的8000米山峰。

2021年,8848触手可及

人一旦确定了目标,就会坚定地为之努力。卓奥友下来,我就开始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体能训练(发挥你的想象力猜猜我都做了什么样的魔鬼训练吧),体重恢复到50kg,静息心率降到50,5公里配速6以内。除了右膝盖还有些隐痛之外(旧伤),各方面状态几乎都达到了峰值。

充分的准备,我势在必得!一个月的高海拔适应性训练,我完成得很轻松,队员们状态也都不错。就当我们鼓足力量,准备向8848.86的顶峰发起最终的冲锋时,命运和我们开了个玩笑。尼泊尔一侧,新冠病毒弥漫在南坡大本营,他们和我们的冲顶时间几乎是一致的,有没有可能在顶峰相遇、传染?即便有了一系列预案,也没有人能敢下结论。最终,国家体育总局撤销了珠峰攀登的许可,我们止步于7500米的高度。此刻,珠峰顶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再给我们3天时间,全队人就能实现珠峰梦……可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人生有太多事与愿违,触手可及,却失之交臂。泪目挥别珠穆朗玛,我们心中的梦想之巅。

2022年,我和珠峰再次约会

有一种人,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给点希望就能卷土再来,说的就是我。

2022年元旦,我再次提交了珠峰报名申请,期间冬奥会和疫情的反复,国家体育总局很晚才发出许可证。我几番周折才顺利抵达了拉萨。在这要夸赞一下我伟大的妈妈,最美逆行者。为了支持我登珠峰,特地从贵阳飞来上海帮我照顾狗狗达娃。相信没有哪个母亲会心甘情愿地支持子女去登珠峰,毕竟那是有生命危险的运动,但是我的妈妈没有一句唠叨,用实际行动再一次支持了我。

4月1日来自全国的11名队友(14人报名),陆续到达珠峰登山大本营,正式开始了今年的珠峰攀登。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在4月底寻找窗口期准备冲顶。疫情和天气的不确定性,让今年的珠峰攀登再次变得扑朔迷离。也许无常总是存在的,探索未知,接受无常,才是生活本应有的态度。即便只有5%的希望,也要做100%的努力!预祝我们今年成功登顶,安全返回!

好欢乐的《上车吧!朋友》

@seeds推荐,来到@子劲Gin#上车吧!朋友#节目,和大家分享这些年登雪山的故事。本以为只是平常的叙述,没想到主持人@子劲Gin竟然自告奋勇要去和我攀岩!!!哈哈哈,终于找到机会让他出出糗,嘿嘿……没想到,子劲竟然第一次就爬到了顶,速度还不慢,我怀疑子劲是不是录节目前偷偷练过了。表现还不错,不许骄傲哦。#上车只听NIO Radio#


点击收听音频(上)


点击收听音频(下)

和子劲对话是件很享受的事情,半天的录制,全程都充满欢乐。能把登山这么严肃的事情,做成一期欢乐颂,也只有子劲的节目能做到了。等我登珠峰归来,相信疫情已经过去,期待和大家来一场“见面吧!朋友”。

最后附上我为节目写的诗和给珠穆朗玛峰写的信:

人生是一场旅行,风雨兼程,走过春风十里,走过白雪皑皑,他乡亦故乡。

翻越了一座又一座雪山,抵达心心念念的远方,天清地阔,万物随性。

这是生命开始的地方,亦是归途……

谁的人生不是负重前行?谁的人生不是荆棘密布?

但我们都勇敢地向死而生!愿你泅过那些深沟浅壑,依然如年少般清澈。

被岁月加持的,是接纳自我的胸怀,是宽谅无憾的慈悲。

终其一生,我们都奔赴在与自己和解的途中。

铁马金戈,只为抵达心中的坛城。

从生命深处,仰望世界,从心底最柔软处,爱意绵长。

致珠穆朗玛的一封信

第三女神,你好!

在我登山前,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神,高耸伟岸!当我走近你,当地的人们告诉我,你是女神的化身,是真正的“大地之母”,承托着万物,日夜守护你脚下的万千生灵。

在梦中,我无数次躺在你的怀抱。天地宁静,我听见了自己心里河流的迂回,触碰到了这雪坡上的柔软,感受着生命的庄严与永恒。我放低自己卑微的身体,去感悟雪山的神秘和伟大,去感悟生命里最初的喜悦。

我的女神,我即将再次踏上攀登之路,敬畏之心让我不敢将你践踏,哪怕只是轻轻的一步。我想做的,只是征服我自己,征服心中的恐惧、自卑、懒惰,甚至是傲慢。我坚信人不可胜天!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渺小,除了顺天而行,别无他路。祈求你能用宏大的臂弯,接纳我的拥抱,接纳所有看见你,经过你的人们的景仰,我相信他们也和我有着同样的信念:世有大美,心存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