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如果你35岁了,还会去组乐队吗?

如果你35岁了,还会去组乐队吗?

(大PRO) 2022年03月08日

#我有故事#

如果你已经年到中年,还在坚持怎样的梦想?

大家好,我是大PRO,摇摆斯基乐队中的主唱。我是一个35岁的中年人,目前乐队成立有一年多的时间,这看似不长的时间里,发生了充满波折且丰富我一生的故事。

与音乐结缘

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的老师是比较有名的吉他手,他看到我的手指很有力,且跨度很大,他逗我说:“这都能把贝斯弹断,不学可惜了。”,所以他建议我去学贝斯,后来我也听了老师的话,学了贝斯,还和几个同学组建了乐队。当时我们几个人租了一个200元一个月的破平房,在里面用作乐队排练,期间还有啤酒节主办方招募我们去演出,虽然每个人酬劳只有十几块钱,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觉得还不错了,这算是对我们乐队的一种认可吧。

上大学的时候,我是我们学校学生会的副主席,负责文艺部的工作,当时正好自己乐队方面有经验,如果学校有什么歌唱比赛或者校庆晚会,我都会组织同学一起参加。

毕业即解散,我还有机会再组建乐队吗?

大学毕业后,我没有想过还有机会组建乐队,但是遇见蔚来之后,一切都成为了可能。乐队的故事可以从2020年北京东方广场牛屋三周年店庆说起,我们乐队一开始名字叫「重塑蔚来的五条人」,后面才改名为「摇摆斯基乐队」。

2020年冬季,北京东方广场牛屋即将举办三周年店庆,想邀请一支乐队作为演出表演嘉宾现场表演。于是在北京各大车友社群开始传递这样一条讯息:东方广场牛屋即将在本月举办3周年店庆,希望热爱音乐、有乐器专长的车主能展示自我,踊跃报名。虽然讯息在各大社群转发,但是结果却石沉大海,没有多少人响应。毕竟这个想法过于理想化,只有十多天的筹备时间,组建的乐队要同时满足车主、玩音乐、有技术这几项,而且每个人要合理安排时间、平衡个人精力,这些就把大部分人拒之门外。

成立乐队过程中的一些事—只有音乐是良药 

当时我在崇礼滑雪,并没有太关注社区群内的消息,要不是有车友的提醒,让我去试试,我差点错过了这次的机会。

或许是因为心中的热爱,或许是因为那颗跃动的音乐之心,在听到乐队组建有眉目之后,又有两位音乐人加入了进来,鼓手Klein @Beta白老师 和贝斯手 @大福家长 ,其实白老师在加入乐队前一周,已经想卖掉鼓、放下鼓棒,做一位老老实实的上班族,但是因为对音乐的热爱,重拾鼓棒,加入了乐队;而刚成为蔚来车主2个月的 @大福家长 看到社群乐队招募信息,主动与发布方联系,他是一位温馨的奶爸,但不仅仅如此,在和家人沟通后,决定遵从内心的热爱,踏上乐律征途。

2021年11月19日,我们三人相约北京东方广场的牛屋进行第一次的排练,初次见面的三人都有些拘谨,演奏风格也不同,甚至都无法顺畅的演奏完一首曲目,现场气氛有些尴尬。此时车主志愿者在东方广场牛屋进行培训活动,原本与我相识的 @森叔musician 在参加完志愿者活动后过来探班,身为一名职业音乐制作人的森叔曾作为《我是余欢水》的音乐总监,他的一些建议对于当时我们的排练来说都是非常有用的,而且他也是位优秀的键盘手,所以他就毫无准备的被我们抓来加入了乐队,指导大家排练和编曲,这也为乐队的组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当晚为三周年店庆演出甄选了几首演出曲目后,四个人就匆匆告别了。

因为我想让我们的乐队呈现效果更好,2020年11月22日,我们再度相约排练室排练,而且也邀请了我多年的朋友 @安三金 担任贝斯手,安老师曾参与制作《三千鸦杀》等影视剧的音乐作品,他之前就对蔚来汽车很感兴趣,很快也预约了试驾,并在成为了蔚来车主。那天,安老师还跟我们说,本以为作为车友朋友临时帮忙演出一场就完成使命,没想到当身背贝斯的一瞬间,仿佛找回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也许就是这份深藏心底的热爱再次点燃了曾经逝去的青春。如果要问有什么可以使心脏永远跳动,可以让一个人长生不老,那大概就是对音乐的热爱吧!

集结号—属于我们的"乐队的夏天"

自此,「重塑蔚来的五条人」的所有乐手集结完毕,在取名这一块,我们希望乐队名字能够更接地气一些,当时有一档综艺叫「乐队的夏天」特别火,里面的重塑乐队、五条人乐队我们几个人都非常喜欢,并且我们是因为蔚来才聚在一起的,也是五个人,希望能够在音乐这一块给蔚来带来不一样的、好玩有趣的东西,所以取名为「重塑蔚来的五条人」。

虽然大家来自不同职业,有着不同的风格,不同的年龄,但是我们都拥有着对音乐的无比的崇敬和热爱。无论是烈日当头,亦或是夜深人静,我们都乐此不疲地享受着这份琴键、音阶和鼓点带给我们的快乐,只因那份初心:只有音乐才是我的解药。

成立乐队后遇到最大的坎—即使跌倒谷底,我们音乐梦不灭

我们在中关村和京蔚军年会的演出,虽然大家的反响很好,以及最后的演出效果和氛围都得到了一致好评,但是演出过程当中出现了一些意外。

2020年年底,我们在中关村的演出,真正做业务演出或者live 演出是需要非常专业的现场调音和场控的装备和经验,我们调试的时候是正常的,但是现场演奏时,贝斯一直没有声音,本来乐队演出是需要一些非常专业的现场调音和场控的老师,但是我们都没有,不知道怎么解决。我们完全接受不了这种失误,没有办法,最后我们通过临时改了一下曲子,加一些键盘弹唱救急,虽然说这个现场事故解决了,观众的反响也很好,但是并不是按我们原计划进行的,毕竟大家一起排练了很久,付出了很多心血,还是很失落的。

还有在北京办的京蔚军车友会年会表演,因为场地方设备不允许我们进行调试,而且当时设备也不全,最后还是由于种种原因音响出了问题,再加上我们本身就少一名乐手,这场演出演砸了,那天我们心情都跌落到了谷底。

晚上,我们约在一家小酒馆都准备吃散伙饭的,大家一起聊了很久,从工作到生活,从身边朋友到家人,从刚开始组建乐队到现在的演出,那晚我们几个聊着聊着都哭了,现在这种生活节奏压力都非常大,我们都不是专业搞乐队的人,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排练,却没有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那晚,我们一起哭了好久,过后,发现心情平复了很多,也许是因为压力得到了宣泄,也许心里音乐的火种还没有熄灭,也许那份热爱一直在跳动,我们便继续往前,音乐梦不灭。

在这两次糟糕的经历后,我们学会一件事:必须有立场,不要一味的服从。为了自己的坚持和热爱去表达我们的态度而不是麻木地妥协,要给自己的梦想留一点点空间。经过那几场挫折之后,我们“单飞”了,直接是一个独立的乐队了,也在那个时候,我们改了名,从“重塑蔚来的五条人”改成了“重塑蔚来的摇摆斯基”,摇摆是因为在演出现场,大家都会跟着音乐节奏摇摆的感觉,“斯基”其实是“司机”的谐音,大家都是车友,把他们合在一起,便有了「摇摆斯基」乐队。

所有的缘分都不是无缘无故的,我们乐队的几个人是因为蔚来走到一起,有时候觉得这是一段特别难得的缘分,就像是上天的恩赐一样,我们也特别珍惜这段经历,虽然途中有遇到过挫折,但也有特别难得的回忆支撑着我们前进。

苏州三周年篮球比赛的时候,我们被邀请去做热场的表演嘉宾,我们演了一首《直到世界尽头》,当时直接把现场的氛围拉到了一定的顶点。之后,我们陆陆续续也举办了几场演出,还有在圣露庄园的日落音乐会也让我记忆犹深,组织者帮我们找到了草莓音乐节的现场调音老师和整套音响设备,那场演出表演的效果太棒了。

我们乐队平时排练和合作演出有很多珍贵的瞬间,有性格非常直爽的鼓手白老师,乐队的开心果吉他手大福家长,充满魅力的贝斯手安老师,还有留着胡子帅气的键盘手森叔,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回忆。我们在相处的时间里,找到被音乐唤醒的热爱,大家情感上相互的链接是非常深的,我、白老师和大福家长其实都是业余的音乐人,是因为热爱才坚持这件事情,而我们希望通过这份对音乐热爱的心情唤醒更多人内心的共鸣。

与蔚来的相遇

最后,我想聊一下自己选择蔚来汽车的原因,这有冲动性和感性的因素在,我是18年NIO Day之后,约的试驾,而且当天就下定了。当时网上还一度流传着PPT造车的谣言,很多人都有点不理解,认为我这是不理智的行为,但是我完全是因为斌哥个人所散发出来的能量和确信他要做的事情可以做成,所下的单,后面发生的故事也说明,我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2019年3月底提车,我陆陆续续地参加了蔚来组织的活动,感受到了蔚来大家庭充满活力和爱的氛围,参加过蔚来赛艇趴,做过2020年北京车展车主志愿者,也参加过蔚北公益行,为公益事业贡献一份力等等。希望在之后的岁月里,我能够与蔚来一同成长,「摇摆斯基」乐队越来越好!

#Hello World 电音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