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seeds | 梁永安:打开新的世界,认识新的自己

seeds | 梁永安:打开新的世界,认识新的自己

(seeds) 2022年03月04日

作为一个插过队两年的知青,梁永安教授也曾经历过自己的迷茫时刻,但也正是在傣族村落中度过的两年时光,成为他之后崇尚劳动、热爱自然的能量来源。就像写下《定风波》的苏轼,也是借着在路上的人生体验,窥见自己的内心世界、认清自己的所思所想、所爱所寻。

seeds知识开年,以新知启发新灵感!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复旦大学中文系的梁永安教授,做客seeds观点与灵感直播间。借着《太阳照常升起》、《迷失东京》、《千与千寻》、《走出非洲》等13部小说和电影中的故事,跟观众探讨那些“在路上”的亲情友情和爱情。

嘉宾简介:

梁永安

复旦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专业副教授,硕士生导师、B站知名UP主

长期从事⽐较⽂学与⽐较⽂化研究,曾任日本冈山大学、神户外国语大学、美国波士顿大学、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客座教授。著有长篇历史小说《王莽》、后现代文化研究专著《重建总体性》、翻译麦尔维尔长篇小说《大白鲸》等 。

一个人如果心里没有诗,远方也没用

在梁永安教授的观察里,高速增长的GDP让社会发生了结构性的变革。如果说大部分国家都是经历了“自行车-摩托车-汽车”这样的发展阶段,那么中国则是直接从“自行车”跳跃到了“汽车”,在过渡之中,整体的民族和文化都在路上。

在这样的变化中,很多人都在憧憬“诗和远方”,觉得自己的人生和希望都在别处。但是在梁永安教授看来,如果心中没有诗,就算到再远的地方也无裨益。就像在《迷失东京》中倍感迷茫的男女主角,即便他们换了一个城市、展开了一段新的恋情,还是无法从迷失的心灵中解脱出来,只能伤感告别。那么,“在路上”对于当代年轻人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在行走中感受世界,不做顺流而下的鱼

梁永安教授将当下的年轻人分为“消费者”和生产者两种。如果处在消费者的阶段,就会因为复杂的信息环境产生源源不断的欲望,然而他们永远追不上消费的流动和变化,最后只会沦为新形态的穷人。他希望大家成为这个世界的“生产者”,希望他们在行走中感受世界、发现并改变尚未解决的问题,就像多罗西亚·兰格那副于1936年拍摄的《季节工母亲》,就让这群底层人民的生活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

人生的幸福必然经历艰难和攀登,必是孤独的藤

其实在路上还有一个很大的价值和出发点,那就是能激发出埋藏在心底的潜意识。梁永安教授在分享中提到,人是被推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有些人活到老了才拥有自己的灵魂,明白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也有人一辈子都没有干过这件事情,他们的婚姻由父母支配、他们的工作是在顺应社会潮流,城市的噪音太大,淹没了他们每一个细微的想法。

不过,很多想法也会因为一段旅程发生改变。在《杯酒人生》中,迈尔斯邂逅过各种感情后终于明白,很多唾手可得的快乐是短暂的,是需要不断更替的。只有经历了艰难、攀登,熬过了无花也无果的“爬藤”阶段,才能享受到收获的幸福。如果迈尔斯没有走过这段旅程,他可能就很难发现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

人的生活绝不要固化,多去感受这世界的宽广

梁永安教授也表示,很多人也会因为一段旅程“重生”。在聊到《印度之旅》这部电影时,他分享了很多颠覆认知的小故事,像是认识新加坡留学生在看到牧羊人第一眼时就一见钟情,被那份自然、纯粹而打动,又或是香格里拉一妻多夫制,有女性有八个丈夫等等。很多时候,我们的思维都被所处的生活环境固化了,如果不走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就无法感知到这个世界的宽广,无法看到文明之间极大的差异与区别。

在路上,接纳自己是个不完善的人

在分享《洛丽塔》这部影片时,梁永安教授也提到了这样一个看法。他表示,我们总是在路上寻求人生的向往,但是错爱错失也是处处皆有的。在当今社会,有很多无法接受自己瑕疵的完美主义者,但当他们走在路上时,就会对自己多一分宽容,接纳自己的另一面,接受自己是一个不完美的人。

除了在seeds为现场分享经验之外,梁永安教授也在#提问灵感大咖#的环节中,对来自蔚来社区用户@彤0756的提问,进行了进一步的探讨,当谈到如何在B站做高质量的内容输出时,梁永安教授表示是想借着在B站说出的“真心话”,希望在互动中促进年轻人的多维思考。对于他本人来说,这种年轻化的尝试,也是一种“在路上”的探索。

此次分享中,梁永安教授的一段话也引发了大家深刻共鸣。他说,法国作家司汤达的墓志铭是“活过,爱过,写过”,“过”最重要。一个人有没有这个过程,有没有这个体验,有没有这个打开,打开的不是蜜罐子,而是形形色色的滋味。只有一路体会,才能更加从容的应对生活中的各种状态,这也是人需要在路上的核心意义。

关于本次嘉宾聊到的话题,如果你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看法,欢迎参与#我的灵感笔记#,记录你在本场seeds中收获的知识和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