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冰岛火山拍摄中的悲与喜

冰岛火山拍摄中的悲与喜

(luispp) 2021年07月29日

今年6月冰岛拍摄火山的精华部分,制成7分钟的视频奉献给蔚友们。

前面已经写过两篇有关冰岛火山的帖子。这次出发之前的准备中,忽略了冰岛的疾风,温差和火山周围道路崎岖这三个特点。故本帖介绍拍摄过程中的苦楚,希望给喜爱野营生活,爱好摄影的朋友们一些参考。火山周围的几个山丘相对停车场高度240米。首先请看看这张火山的地型图,以帮助理解。其中紫色线条为登高路段。

6月10日 | 悲喜交集

德国时间4点起床,跨两个时区飞往冰岛。检疫后取到房车,整理完毕行李,出发到火山附近的停车场大约晚上8点。气温适中,微有阳光。远远看见火山冒的烟,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没有携带食物,身着单裤就开始出发。当时想想先探探路,后续再慢慢的拍摄。因此只带了一瓶饮水,无人机,相机加200-500毫米变焦镜头,脚架。到第二平台边上,一眼看到火山喷发的时候激动万分。远距离火山套游客的镜头就是在这里拍摄。一心急于走近,放飞无人机,居然忘记了用相机长焦镜头也套人拍一段高质量的视频。

火山的喷发间隔差不多13分钟一次。出发点距离火山大约800米。无人机电池只够拍摄一次喷发。由于环境陌生,第一次飞行相当谨慎。第2次拍完后,天色渐暗,雾气腾起,气温骤降,开始下雨。又冷又饿,浑身发抖不停。大自然严峻地提醒“冰岛”二字的含义。也不知道天黑下山的路上还会出现什么情况,不得已赶紧打道回府。这一天最后悔的是背着一块无人机满电池下山。如果能再坚持一下,拍到一次比较强烈的喷发就完美了。回到停车位置已经是最黑暗的时刻凌晨1点,加上时差,折腾了一整天。

“喜”的则是 这天抓到了最后一秒钟,近距离看到和拍到火红的岩浆如波涛汹涌,像一条条摇摆飞腾的金火龙,澎拜而来。随后场景变化,给这次火山拍摄留下或多或少的遗憾。

6月11日 | 颗粒无收

这天是我无论如何也要拍摄的日子,也可补偿前一天的遗憾。可惜风大,吹得几乎无法站立。背负摄影器材头重脚轻,东倒西歪好不容易爬到山顶。第二平台最后有大约30米的陡坡,如果在这个坡上被风吹倒非常危险。疾风风向朝南,直接吹向游人拍摄平台。岩浆刚喷出,浓烟随后就到,有点像60年代家里点燃蜂窝煤炉的味道,特别刺鼻。岩浆的炙热与狂风带来的寒冷交集,形成强烈气流扰动,导致拍摄质量低劣。辛苦一场,颗粒无收。

6月13日 | 意外发财

去超市后沿427公路返程,经过火山附近,突然看到远处山上冒出不寻常的火光。赶快停车打听,得知去第二平台的路已经被熔岩截断,流淌的岩浆四处蔓延。随后马上整理器材, 出发拍摄熔岩,完成这个盼望已久,一直没能实现的计划。4平方公里的火山现场,熔岩大多时间在冷却后的硬壳下面流淌,不知会在那里冒出来。而且熔岩冒头的地方鲜有道路可以接近,所以能近处观看和拍摄熔岩流淌实属难得。最温馨的一段在熔岩截断的登山路段间拍摄到。那里是一个之字型的山沟,岩浆以大约100米的落差流淌,映红山崖。这里无风,温暖,深夜仍然聚集着一群游客,久久不愿离去。

这天之后,有规律喷薄而出的血红般熔岩不再摆显,而是悄然消失在出口前的地下,任性地又在某处冒出。

6月23日 | 硕果累累

绕行冰岛一圈后,回到火山附近的宿营地。利用黎明前不同的光线拍摄,是这一次无人机拍摄的目的。多日积累的经验表明,应该减少日光对火山色彩的消弱,且深夜风力稍微弱一些。晚上10点穿上全套滑雪装用的防寒衣裤出发。3-4公里路程加上登山,我大约需要步行一个半小时才能到达。快到山顶前的陡坡,当局在地上打了一些木桩,牵了一根很粗的麻绳,让游客可以有个支撑。 

但是到了山顶后还有大约一公里的平坦地段,无路可走,只得看着冒烟的方向在荒野中前行。 

厚厚的原始藻苔覆盖在石块上,踏上去软绵绵的,很舒服。但是打扰了这里千年宁静的原始生态,心里充满负罪的感觉。

到达距离火山口最近的位置,面对火山口的西侧,看不到奔腾的火山熔岩和出口,因此只有带无人机的游客前来拍摄。

伴随着大约400米外的火山潮汐般轰鸣声,找了一个石头窝窝躺下。地上到处可见飘落的轻质熔岩。心里暗想,如果此刻火山突然剧烈爆发,熔岩飘到这里,我该如何是好? 

大约0点第一次飞行,欲将满月与火山呼应,可惜天边满月被烟雾部分遮挡。冰岛的白昼太阳落山后,将在原来的位置稍微偏东的方向再次升起。

凌晨2点,天边放亮,第二次飞行。视频中围绕火山旋转的镜头来自这个时段。3点半太阳光刚冒出后面的山脊,最后一次飞行。然后收拾,打道回府。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真不差。 太阳升起后,温差加大,越往下走越热。双手撑着登山杖,背负摄影包,无法腾出手自救。最后回到车前,满身大汗淋漓,还没地方沐浴。这种苦,一言难尽。

6月29日 | 神秘约定

这天的拍摄是加餐。连续开车300公里从“钻石沙滩”赶到火山停车场。雾茫茫一片,报着赌一把的心态,来到23日相同的拍摄位置。现场云雾缭绕,无人机在空中一时不知东南西北。这段网上肯定看不到的视频画面平淡,有一种凄凉之美。作为大餐后的小菜,剪辑给摄影爱好者和无人机航拍的朋友,可以对比一下光线,色彩与场景的关系。

无奈之下,只得让无人机深入虎穴,最近的距离内拍摄了火山口中的岩浆。此刻的岩浆看起来有气无力。或许真如网上传闻,火山将要熄灭?当天在宿营地收拾好行李,凌晨时分看网上报道,当晚 20-22点间,火山三次大爆发!唉,大自然逗趣,让我拍摄了爆发前的宁静;或许安全起见,憋着那口气,把危险留给了自己?

6月30日午间还车后,欲解除20天的疲劳,扬名世界,超大型蓝湖温泉泡了一天。晚上打的去机场,夜间飞机回德国。

后记

7月2-6日,火山回光返照后,假装真的要熄灭了。居然有一段时间,火山口内空空荡荡。7月10日以后,火山再次爆发,岩浆四处溢出,使得人们能够观察火山的距离更加遥远。7月20日前后,火山口祸起东墙,东边一部分崩塌,出现一个大缺口。岩浆涌向容量较大的东部低洼地域,给处于危机中的南部,大型挖土机筑坝堵截争取到宝贵的时间。#我有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