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与生俱来的赛道基因,蔚来那些不为人知的赛道故事

与生俱来的赛道基因,蔚来那些不为人知的赛道故事

(新闻编辑室) 2021年07月19日

转载自AutoLab,作者阮锦程

第一次看到“蔚来”品牌是在Formula E首个赛季。新鲜出炉的FE围场中出现一支中国车队,那就是当时还叫NEXT-EV的蔚来车队。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首届(2014-15赛季)FE电动方程式到了赛季末的时候,蔚来TCR车队获得了第一年的年度车手总冠军。天时、地利、人和促成了蔚来这一成功,当年夺冠皮盖特技压群雄,大家知道他是前F1车手,阿隆索的队友。

如今蔚来已经是第7个赛季驰骋在FE赛场上,现在车队全名叫蔚来333电动方程式车队,蔚来现在作为品牌冠名商参与。

对于不经常关注比赛的朋友来说,你可能未曾想过有一支中国车队原来一直坚持参加7年的顶级FE赛事。要知道在这一赛事中,近年挤进了包括捷豹、奥迪、宝马、奔驰、保时捷等等几乎所有传统豪华品牌,但他们绝大多数都没有取得过蔚来当年的成绩。

在这方面蔚来看起来有点像当年法拉利和阿斯顿·马丁,他们各自的赛车诞生都早于民用车。

但第二次算是真正认识蔚来,是在2016年11月的英国伦敦。没错,我在现场!

当时所有人都被一条新闻刷屏——一家叫蔚来汽车的中国车企,在英国伦敦萨奇艺术馆(Saatchi Gallery)发布一辆智能电动超跑,还发布了英文品牌“NIO”以及全新Logo。

最不可思议的是,这辆搭载了4台高性能电机,能够输出1360马力,0到200公里加速7.1秒,极速313公里/小时电动超跑EP9,在德国纽博格林北环赛道进行的测试中,创造了6分45秒的最快电动汽车圈速。

6分45秒,已经超过当时纽北最快量产超跑的圈速纪录。这对一个名不经传的中国车企来说,简直是不可完成的任务。

甚至因为这样,当我在英国伦敦萨奇艺术馆现场,站在EP9旁边发了一个朋友圈后。还是引来了一些媒体朋友过来“踢馆”,对EP9这些实力表现怀疑。

或者大家看惯了车展上许多国内车展发布的“超跑概念车”,又或者对网上直播的蔚来不太了解。但当时我文章里就写到:发布会现场坐进EP9的座舱,以我当时开过不少超跑的经验来看,EP9根本不是一辆概念车。

EP9的一切设计和设定,甚至都不是为街道而准备,而是可以下赛道作战的状态。例如这家伙甚至还搭载了DRS可调扰流控制系统,包括采用了三种可调模式的动态尾翼系统和全尺寸底盘扩散器等空气动力装置。

当时我在现场问工程师研发过程最难的是什么?他们回答:“是电池的位置和散热问题”。

最后得益于FE的参赛经验,蔚来在电源管理上的技术优势非常明显。因为电机和电池过热的问题难以解决,在EP9之前没有一台电动车可以全速跑完纽北。尤其是在赛道最后阶段的2公里长直道,对于电池的持续放电功率和散热都是极大的挑战。

不过当时我对EP9仍然有一些疑问,这是一辆拥有很宽车身并排双座设计,尺寸并不小。如果它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跑赛道,或许采用1994年雅马哈OX99-11那种窄体车身设计,又或者是后来发布的大众ID R 赛车造型更有利。

直到数年后,2021年6月30日,在2021蔚来赛道日上,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才向我们道出了原因,而当年秦力洪正是EP9项目的负责人之一。

EP9的确是针对德国纽北赛道而设计的,它的电机性能、电池大功率放电性能、所能支持的时间,都是按照纽北赛道的长度来设计的。

第一稿设计的EP9为了空气动力学,车身设计得很窄,座舱被设计成前后双人战斗机串列式。但李斌、秦力洪还有负责设计工程的马丁·里奇博士(很遗憾2016年11月因病离世)在伦敦激烈讨论5个小时,最后完全推翻了原来的方案。

EP9不应该是一辆孤立的超跑,它应该是与蔚来后来要卖的乘用车有关联的,所以它必须与普通量产车一样是两个座位,必须两个座位一起并排。

但最让里奇博士还有工程师们头痛的是,EP9必须设计成可以更换电池。要知道设计成换电模式,在EP9上要增加重量和复杂性,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当时我还以为EP9换电的设计,是为了特殊的赛道设计需要。没想到换电是为后来ES8、ES6等量产车埋下伏笔。

秦力洪说过:“蔚来是一个有赛道基因的公司。”什么叫“基因”?他对基因的解读就是像一个人在出生前就有的东西。对于蔚来来说,赛道元素是在蔚来公司成立以前就有的。

这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了解蔚来这个品牌,它不是一家简单的造车新势力,不是只懂从PPT或者宣传中出来的造车新贵。如今蔚来是中国品牌中唯一能站稳在BBA层面上的豪华品牌,而豪华不是靠定价的高低,而是看你都做过了什么牛逼的事情。

蔚来与赛道的缘份,其中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感人故事。秦力洪谈到蔚来创始团队中非常重要的人——英国人马·丁里奇博士。

里奇博士是一位传奇的人物,他八岁成为赛车手,十几岁在欧洲得过职业卡丁车赛道冠军,42岁就是福特欧洲的总裁。福克斯也是在他手上做出来的,还有后来的玛莎拉蒂CTO。

当时秦力洪和里奇博士是蔚来两位年轻总裁,一个负责中国板块,里奇博士则负责欧洲并把EP9和海外布局张罗起来。可以说里奇博士把一生都奉献给了赛车,而他最后一个作品,就是在纽博格林创造了6分45秒的最快电动汽车圈速的EP9。

2019年《The Grand Tour》有一个中国专辑,当年TopGear主持人试驾了蔚来EP9。结果主持人Richard Hammond受到很大的“惊吓”,形容EP9“加速像喷气发动机一样”。

2021年6月25日,NIO EP9再次出征,在浙江国际赛车场以1分26秒180的成绩,打破了浙赛最快圈速纪录。

蔚来以及它的赛道故事还在继续,EP9就像是当年奔驰的300SL,或者保时捷的356,一直在照亮着品牌前进的道路。而蔚来333电动方程式车队,仍然继续在赛场上征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