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我在冰岛看火山喷发

我在冰岛看火山喷发

(luispp) 2021年06月17日

2021年3月19日晚,距离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大约30公里远处, 跨越北美和欧洲断裂带上的法格拉达尔火山(Fagradalsfjall)爆发了。三个月后,居然还在喷吐熔岩,而且越来越多。


此次爆发地区,人烟稀少,火山喷口处于低洼位置。“零距离”观察,拍摄条件绝佳。目睹一次火山爆发是我多年的愿望。真巧,刚好接种完第二次疫苗。不必受到冰岛旅行之严格限制。航空公司刚刚开始复苏,淘到一张汉莎公司便宜的商务舱往返机票。加上租到一辆房车,解决了冰岛旅行中的昂贵的食住行问题。俗话说嘛,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如此一连串的好运气和机会, 被授予蔚来“精神员工”的我,理当与蔚友们分享。下图在租车公司里。前面的租客还车之前,把尚能使用的消费品留在这个架子上,供后来的租客随意取用。热心简朴节约,值得赞扬。途中所见,树木稀少。如有机会接待冰岛的朋友,各位一定带他们去森林里住几天。

以往火山喷发,通常是“噗”的一声,继而浓烟滚滚,火光冲天,宛如大爆炸, 搞得地上阳间百姓灰头土脸。地方当局不知地下阴间还会冒出什么“幺蛾子”,只得及早关闭相关区域,封路断行。外人想目睹火山喷发的大自然奇观,困难重重。因此一生中能看火山喷发,成了我最大的愿望。

相比之下,冰岛此处火山喷发,除了几位游客崴了脚。只有一架大疆无人机扑汤蹈火,在烈焰中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视频,成为了世界各大媒体津津乐道的新闻事件。

火山喷发相当理性,温柔。几万次的中小地震,清晰告示了跨越北美和欧洲断裂带此处的阵痛。3月中旬,新生儿火山问世后,当地居民围坐山坡欣赏。随后,火山逐步扩展成四个喷发口,构成了一条长达700米的裂缝,把左边的北美板块,与右边的欧洲板块之间的距离,撕裂开若干毫米。

欧美板块图

初期图1

初期图2

初期图3

三个小的喷口熄灭后,剩下一个独自发育,形成目测直径200米左右的巨无霸火山口。熔岩以几分钟左右的间歇喷泉方式,每秒若干立方米的量汹涌而出。冷却在边缘的熔岩堆积,构成了一个越来越高,大约300米的火山口。初期,火山口有一个豁口,岩浆定向流出。现在豁口基本被填平。流量巨大的喷发时,岩浆如漫出锅沿的牛奶,滚滚红尘,颇为壮观。迄今为止,已有成千上万吨的熔岩争先恐后,逃离地狱修炼。填补周围低谷。

熔岩四散开来,带着千万年地下游荡修炼成精的痞性,钻进冷却的黑色熔岩壳层。默默地烧毁一切可燃的障碍物,喷云吐雾,暗自在地下急匆匆地找寻出路。给拍摄者和游客带来地下深层次的温暖。

目前岩浆已经覆盖了大约3平方公里,形成了壮观的阴阳对照。

网上消息说,这一次火山爆发对于地质学和火山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资料研究显示,火山爆发所涌现出的熔岩是冰岛7000年来最古老的熔岩。作为小白有点不理解地质家的上述分析。也就是说,熔岩修炼时间大致为7000年。之前干嘛去了啊?谁能开导一下咱?

由于火山口温度相当高,与周围冷空气产生剧烈对流,如冰雹一样空中上下抛落的碎块,有可能危及无人机的安全。再加上起发地至火山口距离大约两公里。无人机掌控不容易。希望下一个机会再近一些,能拍摄到火山口内和更多熔浆流淌的动态画面。

6月底,我最后离开冰岛前,将再来这里,看看距离上次喷发800年后 ,“火拼”现场的新风貌。

场景图

气象图


因为火山喷发的烟气携带有毒气体,例如二氧化硫、二氧化碳和硫化氢,可能会伤害呼吸道甚至危急生命安全。所以,拍摄需要根据当时的风向,随时携带十多公斤的器材,在无路径,无遮挡的丘陵荒野中,几公里范围选择。好在此时冰岛属于夏季长白天,拍摄没有时间限制。多风,多毛毛雨,日间气温十度左右,晚间三,四度。虽然有冬季长时间在北极圈内拍摄极光的经验,但是估计也是我最后一次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拍摄了。

有道是,火山拍摄不容易,红包打赏来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