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Travel with NIO 安吉观星指南

Travel with NIO 安吉观星指南

(An9Angel安久) 2021年05月16日

我是安久,一位天文摄影师,曾多次深入北极冰岛等极寒地带,自驾19个国家近60座城市探索星空。我曾见过暗夜最美好的星系,也曾在一片静谧背后的暗夜,发现一整片灿烂的星河。

2021年5月15日,中国首个火星巡视器“祝融号”在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预选着陆区着陆,和火箭发射时在文昌海边遇到无数振奋的人群一样,这次的着陆也有无数人在线上像飞控中心的人一样紧张期待着,天文与航天真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超重要的美好组成,我们这群宇宙中的流浪者总在不断探索着更广阔的星辰。

回想起4月与蔚来的小伙伴们踏上Travel with NIO安吉站的旅程,开启了最美观星之旅。我们驰骋在浩瀚竹海,在静谧的天空夜幕下,夜宿于竹林星海之中,感受到了回归心灵的平静。

在城市生活中的我们,不知道有多久没有看到过星空了,长三角的光污染充斥着天空,对于观星更是成了奢侈。

#Travel with NIO一起愉悦出发#最美观星之旅浙江安吉站的的路线设计期间,我们在光污染的地图中,从杭州西部找到了一片“净土”,有无数长三角地带的银河照片取自于这里,位于湖州安吉天荒坪镇的江南天池,海拔近一千米,这也是在江浙地区比较传统的一个星空观测区,顺着那儿我们开始对安吉做了前期的堪景。

安吉在波特尔暗空分类法中为4级的暗夜地区,而在最轻度光污染地区的江南天池景区附近一小时车程处,我们发现了一处可以野营的桃源小杭坑,相比已成熟的天池景区,靠着赋石水库的小杭坑多了分平静安和,在虫鸣下的竹林与向往的星辰显得更加的契合,它也属于4 级暗夜地区,在光污染的光源处,云会被轻度照亮,但在头顶方向上仍是暗的,我们可以观察北斗七星等亮星星群。

波特尔暗空分类法

波特尔暗空分类法用以测量特定观测点天空亮度的分类法, 它量化了天体的可观察性以及光污染对天文观测的干扰程度。为了帮助天文爱好者能容易地分辨出观测地点的黑暗程度,共分九级, 由在地球上能看到的最黑程度的天空(9 级-圆圈为黑色)起,逐级到繁华城市市中心(1 级-圆圈为白色)的天空。

在春季观星的日子不必被厚重的羽绒服所包裹着,这个温柔的季节多了几分舒适,当夜幕降临时,我看见北斗七星就闪烁在竹林的上方,其实一年四季我们往北天望去都可以看见大熊座,也许大熊座很多人不是那么熟悉,但是它的尾巴北斗七星却被人熟知。它不是一个星座,而属于星群,就是大熊座的一部分。

古人总把北斗七星联系起来想象成为古代盛酒的斗形,也透过北斗七星初昏时的指向来辨别季节,古籍《鹖冠子》记载“斗柄东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我们在拍摄这七颗星中还可以看见著名的双星开阳,它的伴星叫作“辅”,也有人称它们为马与骑手,还有源自于这两颗星星的拉丁谚语“他看到了辅星却没有看到满月”,就是指纠缠于细枝末节而忽略重点,甚至古时候军队测试士兵的视力就曾经用过这对双星。

竹林与天地之间,宇宙一直在展示着它的浪漫,而这些景象和故事,就在安吉的这片天空切切实实的发生着。

在这遗世而独立的桃花源,我享受了独自与宇宙对话的平和,也与蔚来的伙伴们一起感受天空幕布的震撼。分享让暗夜的美好多了一份色彩,我们一起在这遗世而独立的“永无乡”扎营,架起望远镜期待着在目镜中一窥繁星,夜晚升起了篝火,聊着星空的夜话,聊着第一次仰望星空的故事,每个人心中的那片纯净在这片丛林深处被释放了。

在晨光熹微时分,我追逐着地平线缓缓上升炽热的太阳,也在白日中融入这里的一切。

我们这几日就像在彼得·潘笔下的《永无乡》,一个保有孩子纯真的“桃源”,没有人会讨论动则几亿的大项目,只在乎着鸡翅和香肠是否烤熟了,那无糖可乐似乎没有传统的口感好,我们所向往的星辰不只是夜空的景象,还有那些不曾开口或尚未实现的理想。

我看见每个人的纯粹都存在于这星辰之下。

在观星的旅途中也有无数值得被记录的日子,其中4月24日,我和一群仰望星空的NIO小伙伴们在小杭坑的竹林下,透过网络与数万人分享了那时的星空,在凯尔特的哨笛声中和NIO安吉旅行设计师 @Jalam 畅谈着我们和星空的往事,也在星空树洞里收获无数来自千里之外的故事,我们身处不同的地方,却仰望着同一片天空,在同一片星空下,却发生着不同的人和事。

Travel with NIO的星空旅途还在继续,而这些在小杭坑的美好将与竹林上空划过的一道道星轨永远留存着。

#Travel with NIO一起愉悦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