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关于EC6中保研碰撞,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关于EC6中保研碰撞,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chulong) 2021年01月28日

*作者为ES6首发版车主,神秘组织魏雪芬成员,知乎答主chulong。

这是一篇早就应该完成的作业,打了很久的腹稿,想说的却很多。

关于EC6的中保研碰撞测试成绩。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都一直期待何时蔚来能在中保研撞一次。

结果我们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先放在一旁,听我讲讲其他的。

关注我的朋友会发现,我对车辆安全性有着近乎洁癖的要求。一方面和我的专业有关,另一方面,却和我接下来要讲的故事有关。

我们把时间的指针向前拨,回到90年代,我的幼年时代。每年暑假,我都会特别期待,每到这个时候,母亲总会带着我回到100公里外的姥姥家。

100公里,在那个年代代表着75公里3小时的绿皮火车以及2小时25公里颠簸闷热的长途汽车。但是我依然从暑假开始那天就期待着这颠沛的一天。

因为这一天过了,就意味着一大片望不到边的如绿洲般的葡萄园,意味着园子后面的游着鸭子泛着金光的水塘,意味着早已等待多时的众多玩伴以及即将被我们粘到竹竿上的聒噪的知了们......

至今,那里依然是我最宝贵的精神花园,是无数次出现在我梦里最五味杂陈的片段。

 一天夜里,姥爷问我和我最好的玩伴我的表弟长大了想干啥。

我想都没想就说要做个科学家,表弟想都没想说要做买卖。

童言好像也是预言。却是我经历的最遗憾的预言。

20岁,正在读大学度寒假的我忽然被父亲急忙拉着去了市骨科医院。

做买卖的表弟出了车祸。

​无法想象,在碰撞那一刻,他是怎样的状态,也许他只是想开着他的小货车早一点送完货,毕竟临近春节,家里还是有好多事,也许他只是看到路边停着另一辆车需要稍稍跨线避让。但是对面的未开车灯的更大的货车却无法避让。他经历了一次真实的25%偏置碰撞。

经历了数次手术和数周的ICU的表弟坚强的活了下来,但是却永远失去了双腿以及自主坐起来的能力。

读车辆工程的我第一次知道,安全系数,这个冰冷的数字后面,代表的是如此无法承受的痛苦和无奈。

从此,回姥姥家对我来说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心理建设和纠结。我不知道该以何种态度和心境去和我当年最好的朋友和玩伴的表弟去交流。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大姨日益佝偻的肩膀和她眼中的被深藏起来的悲哀。

我把自己的伤口翻出来给大家看到目的,在于让大家理解我对于车辆安全的洁癖式要求。

读车辆工程专业的我明白,车辆设计实际上就是在做妥协,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车辆,那样的车辆只存在于《霹雳游侠》中,现实中的车辆永远要和成本和工艺做妥协。

但是,我始终认为,安全性,必须,始终被放在第一位考虑。

这次碰撞实验中,我足够欣慰,我看到了蔚来在车辆安全性上的不妥协。安全系数,远远超过了同样送测的另一品牌。

科普一个词:安全系数

​这里的安全系数是指,在设计结构时,对实现安全目标时预留的安全设计倍数。

举个例子,本次25%偏置碰撞的G标准,就是一个安全目标,而测试速度64.4km/h可以视为一个安全参数。安全系数是1时,车辆只能保证在64.4km/h时碰撞保证成员安全,但是超过64.4这个数值时,成员安全性很大可能就不能保证。当安全系数被提到1.5时,车辆能保证在96.6公里的25%偏置碰撞的安全性。

我们尚不知道EC6的碰撞极限在哪,但是从实验中我们能定性确认64.4km/h远没到它的极限。也就是说它的安全系数是高于中保研测试标准的。

这样的坚持难能可贵。

我们都知道,很多车辆特性是很容易被感知的,比如电耗,比如车机屏幕的数量和大小,比如车价便宜了多少多少。

但是车辆安全性是非常难被消费者感知的。所以无论如何应该肯定中保研和中汽研的碰撞实验,至少给我们看到了碰撞中的车辆表现。

高速相机记录下来的不仅仅是一次热闹的破坏,更是一家车企的良心和底线。

​CAE工程,已经能够精确模拟到每一个螺栓的布置和预紧力,能够精确模拟车辆在各种工况下的被动安全性表现,更能够有充分的能力设置各种材料强度和性质以达到充分保护车辆成员的目的。

 一家有着良心的和底线的企业会把所有交通参与者视为最重要的安全设计导向。

但是这会耗费大量研发经费以及BOM成本和制造成本,并不是所有车企都有这样的良心。

希望干脆通过的车企越来越多,打擦边球的企业越来越少。希望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能够认识到安全性是多么要紧的车辆特性。

如果时间还能回到那个夏夜,我会告诉告诉睡不着跑到窗台上乘凉的表弟,20岁的时候给自己选辆好车,开车的时候,慢点,再慢点。

毕竟,车里坐的,是我们一生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