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车友访谈室 | 不会打羽毛球的蔚来车主不是好导演

车友访谈室 | 不会打羽毛球的蔚来车主不是好导演

(剪山) 2020年05月27日

从蔚来进入四川到现在,我们有幸认识了很多车主,他们不摆架子,真诚待人,有趣,热爱生活。我们想知道他们背后的故事,也希望这些故事可以给社区里的每位朋友带来正能量。

社区原创栏目#车友访谈室#正式启动,双周更新。如果你也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欢迎给我们留言或私信报名哦!

创业者、导演、资深羽毛球玩家,今天我们走进多面者吴熙(蔚来ID: @吴熙 )的故事……. 

初春疫情刚消退,我们在牛屋见到吴熙,白色的帆布休闲外套,搭上黑色宽松的裤子和潮流的运动鞋,很难想象是一个奔40的资深导演人。

吴熙从小在峨眉电影制片场长大,高中毕业后他毅然决然的选择去北影上大学,这一待就是四年,毕业之后通过自己努力留在央视工作。这个短短四分钟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宣传视频,便出自他手。

在央视发展条件那么好

为什么回成都创业?

“这得从03年的那场非典说起,当年北影毕业之后,留在中央电视台从事拍摄电视剧的工作,从陕西拍完《延安颂》回到北京,北京已经完全成为一个空城。回家看到朝阳区的超市,已经完全空掉了,当时只有一个念头逃回成都。那时候已经没有机票,还好买到最后一班回成都的火车票,回来之后就开始发高烧,不过还好的是过了几天就好了。从此北京戒严,想回去继续工作是不可能了,所以选择在成都继续留着。”

“第二年,有同学搭上线,就一块儿开了两家公司,一个做广告,一个做科技耗材。当然我也不是空手套白狼,得益于在高中时代的寒暑假,家里姊妹多,在一个大姐的广告公司里打工,所以非常清楚广告行业的背景和产业流程,这次创业也算是顺理成章。”

创业和导演的双重身份

哪一个是你更中意的呢?

“当然是导演这个身份,那时候20出头一股子劲,经常在天上飞,去机场比去我爸妈家还多。接触导演事业也是因为在央视剧组工作时候,被现在的师叔赏识,劝我跟着他做导演。所以我经常在上海和成都两地跑,工作常常超负荷,作为全能型副导演,从前期剧本、选演员、后期制作等等,这些我都要一手操办。”

“不过在剧组也不妨碍我的创业。一个剧组40多人,我在剧组的时候可以在一个月时间里,让大家把手机全部换完。因为赶上塞班智能手机推广普及的时候,再加上我们自己的科技公司研发背景,能很快破解软件。有时候我就像手机批发商一样,从总部直接发货到剧组。不得不说剧组的人对科技要求高,但是没时间也不太懂科技,我就经常在剧组给他们答疑……所以就熟人熟事咯。导致后来导演常常开玩笑,吵着要收我片场费。”

是什么让你从工作狂人

到放慢脚步体验生活?

“原因可以说是婚姻。其实我很少跟别人提起我在北影毕业,也很少说我做导演这个事情,原因很简单,大家都会觉得导演=漂,不靠谱。在创业10年之后,09年30将近,身边也有合适的人,婚后考虑到太太的感受和照顾家庭,工作重心发生了变化。我放弃了剧组的工作,定居成都,继续创业。”

“婚后生活安定下来,工作节奏也是很舒服的,让我有更多时间思考和运动,算是从空中飞人到运动达人的转变。这么多年,一直坚持下来最热爱的运动就是羽毛球,某种程度上来说,羽毛球是我社交生活的一部分,运动的同时可以认识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作为创始版车主

是怎么和蔚来结缘的?

“这事儿得好好说说,我是在看完发布会之后,直接在App上下的大定,没有任何人推荐。在早期我对车的了解常常超过我的Fellow。我还记得去服务中心提车的时候,没有和交付人员说过一句话,办完金融手续直接提车走人。并不是我对大家不满意,是我对这车太了解了,没啥好说的。”

“提车之后,偶然间看到牛屋组织的羽毛球活动,当然就报名参加了两期,期间认识好几个有趣的车主,我们现在经常单独约出去打球。你知道球友间定期打球,定期吃饭,会吵架、闹脾气,但是一年两年之后我们的关系会像亲人一样,这是很珍贵的。”

最后吴熙说随着疫情逐渐结束,羽毛球运动终于恢复,已经约好朋友明天去温江打球。 

文章篇幅有限,很多内容还没能一一道来。如果你也想认识这位热爱羽毛球的导演,想跟他成为球友,或者想了解他更多,直接在蔚来App上关注他吧!(蔚来ID: @吴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