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非常时期复工:严把质量关,守好安全线,一个不能少

非常时期复工:严把质量关,守好安全线,一个不能少

(Victor) 2020年05月18日

大家好,我是合肥先进制造基地负责人辜向利,App昵称叫Victor。大家可能对我还不太熟悉,确实,我的此刻没有什么发言,上来App也大多是看看用户有什么问题,大多时间扮演的是“潜水员”。最近关注到不少待提车用户发布的此刻,大家比较关心疫情是否会影响自己爱车的生产和交付。

先给大家汇报下合肥工厂的最新进展,2月10日,江淮蔚来先进制造基地(以下简称合肥工厂)和南京XPT已开始复工,南京XPT的三电产品整体产能已经恢复95%。


工厂已做好准备,现在还有很多现实问题,比如供应链产能还亟待恢复。这次疫情,湖北受到很大影响,武汉作为中国供应链和物流的中心和重镇,还处在封禁状态,这影响到全行业的生产恢复。等湖北好起来,武汉好起来,我们会迅速开足马力确保产能尽快恢复。

非常时期,严把质量关,“慢工出细活儿”

春节期间工厂由质量团队牵头,从人、机、料、法、环等各方面仔细评估了各项条件,确保在复产前恢复到春节前的水平。

例如,焊装车间在春节假期做了EC6项目的设备改造,复产之后,有一台车身的一个测量点数据出现了异常,通过对三坐标和在线测量数据的对比,尺寸团队迅速找到了变化点,解除了风险。

设备团队,在合作伙伴不能到场的情况下,通过远程连线获取支持解决设备故障。物流团队每天有会议跟踪合作伙伴物料状态和复工动态信息,监控物流运输、仓储等方面的资源及复工状态,以保证物料供应的正常运转。

工厂复工十多天以来,返岗人员逐步从五成提升至八成,在防疫的特殊时期质量控制变得更加挑战。一方面工厂适当降低节拍,损失些效率但是保证制造环节“慢工出细活儿”;另一方面我们抽调力量从入口、过程和出口三个方面强化检查。

针对上游供应链状态不稳定带来的质量冲击,工厂入厂质量检查部门梳理出了17家合作伙伴的435种高风险零件,制定了阶段性的加严管控措施。其中,394种零件的抽检数从每批次5件增加到10件,41种零件从抽检改成100%全检。

对于工厂的过程质量控制,工艺部门对安全和法规项进行每日审核;质量部门在总装产线上增加了3个SIP过程检查点,新增检查项目57项;生产车间严格审核标准化作业,一人多岗的操作技能储备在缺人时起到了关键作用,同时加强电器线路连接、管路连接和螺栓拧紧等功能性风险点的自互检,并对难操作岗位的作业人员强化技能在线培训。

对于整车出厂质量检查,我们启用了新车型投产阶段的强化检查工艺,每台车的检查工时从15分钟变成50分钟,确保上游和过程的质量冲击不突破工厂的“质量网”。

当前很多用户迫切希望尽快提车以保证必要的出行安全,我们制造端要做的就是高效、高质量生产来保障交付资源。

疫情管控期间,人员返岗成最大难题

受疫情管控影响,封村封路,交通管制,返程人员隔离政策等使人员返岗成了最大的难题。

我本人是湖北籍,今年在成都过的年,即使这样也是被重点关注对象,合肥小区一开始拒绝我返程,经过反复耐心的沟通和举证,最后在做好保护措施的情况下允许我们返回合肥。

我把我沟通的案例分享给团队,管理团队也梳理每个员工的返程情况,帮助提供各种证明和沟通协调,最终大部分员工顺利返回工作地。

下面也给大家分享几位我身边同事复工路上的小故事。

质量部工程师周鹏: 一人一车,24小时自驾1610公里回合肥

周鹏,家在四川。接到复工通知后,周鹏最先考虑过搭高铁,无奈很多车次停运,一时也买不到票,多方尝试后,最终他决定自驾返程。

2月8日中午,他从四川家中开出。从四川自驾返程合肥,必定要经过湖北,当时湖北很多高速已封,并且安徽省也不允许经过湖北的车子进入。为了避开湖北,他需要绕行陕西和河南,最终进入安徽。

一个人,一台车,全程1610公里,24小时。他到达时已是9日下午。一路上,印象深刻的是大段大段空无一人的高速公路,是空空荡荡的服务区,是无数个沿途防疫站点的排查和登记。

独自一人奔赴千里,是什么支持他?问及缘由,他说“用户有需要,我们就尽量去完成。”

海涛:2小时打20多个电话获得“通关文谍”

海涛任职合肥先进制造技术部门。他的老家安徽阜阳疫情期间管控非常严格,每家每户只能派代表定时定点出来采购。

接到复工通知后,他提前几天就在打听出村需要的手续。9号当天,海涛拿到了公司给开的健康证明,无奈村里还是有顾虑。接下来的2个小时里,他先后联系了村支书,镇政府和地方防疫站等多个部门,咨询相关的手续,前前后后打了20多通电话来协调。最后连防疫站的工作人员都说“别人来问,说一句走不了,人家就立马走了,你这人还真是能坚持!”

海涛给我们解释了他“坚持”的原因,“我们也有直接接触用户,作为生产(部门),这个时候最能感受到交付压力,如果我们部门人来不够,对于生产影响很大,所以我就必须过来。”

大华:暴走十几公里,为你我受冷风吹

大华是蔚来供应商福耀的伙伴。他的老家在河南周口,因为疫情,村子里的路早已封闭。

得知工厂将要复工的消息,他有些忐忑,因为之前他的邻居已经尝试走过两次,都没走成。

9号早上他抢到了当天的高铁票,8点多就出发了。家里人起初用电瓶车送他,没走出多远,发现路堵的电瓶车也没法走了。

没办法,他只能步行去往高铁站。全程近20公里,他走了超过三个半小时。让他没想到的是,到达后因为体温偏高没能进站。

 “我当时很着急,我猜是走得太远了,应该不是感冒发烧,因为我一路走过来,在村里和镇里的防疫点测了很多次体温,都正常,但我也怕(体温一直偏高)不让我过去,安检通不过。当时,我去广场上找了个长凳,拉开上衣拉链,让冷风往衣服里面灌,觉得汗下去了,再重新去排队测体温,第二次测,体温合格,才让我去检票口。”

大华深夜到达合肥,也没能顺利进入租住的小区,无奈只能在旅馆暂避一晚,第二天按照相关要求,补齐了证明,才算结束漫漫复工路。

而这一切也只因为一个念头“大家都复工了,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耽误了生产。”

北欧式开会&高考式吃饭,一个也不能少

在这场战役面前,恢复生产固然重要,但疫情防控工作必须要做到位。复工之后,最近网上流行的“北欧式开会”“高考式吃饭”也在合肥工厂轮番上演。

在家测体温,入厂测体温,在厂期间测两次体温,全程佩戴口罩已是每天的必修课

自带饭盒,排队间隔1米5也是最近的新习惯

 北欧式开会现场

严格按照防疫要求和频次给各区域消毒,废弃口罩专门投放等细节也都在落实。

虽然抗疫期间严格的管理会带来一些不便,但并没有影响大家复工后的工作热情。工厂里人员暂时不齐,工程师们来随时补位。“我是蔚来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上件工/涂胶工/翻修工/禁固工/装配工,样样都成,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越是非常时期,越是要调整好状态,保持精气神。 

合肥工厂和南京XPT已经加班加点,竭尽全力确保产能尽快恢复。但是非常时期,限于供应链等因素的影响,交付进度难免会有所影响,还请大家多多理解。

希望在疫情缓解后,我们的用户能够尽快地拿到爱车。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虽然我可能还在潜水,但是我会默默为各位喜提爱车的此刻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