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触不到的恋人

触不到的恋人

(乔伊斯) 2020年02月14日

今年的情人节,有些特别。

“亲爱的,我给你发了信息,怎么不回我?”

因为疫情,有些人,必须冲锋在一线。

“亲爱的,你的电话会议,能稍微小声一点吗?”

因为疫情,有些人,工作时间也和爱人绑在一起了。

在蔚来社区里两个用户关于爱的故事,又双叒叕感动我了。

01

硬核河南民警

“自然萌”的故事

你们觉得无聊的“家”,正是我们这些一线人员回不去的“家”

“自然萌”孙警官是来自“硬核”河南的一名基层公安民警。他的家乡和湖北相邻,这个春节有超过5万湖北返乡人员。民警们大都12小时一班轮班,24小时无休工作。

“硬核”河南的疫情防范教育做得特别到位,“自然萌”的老妈已经彻底不让他回家了,“防控结束,再回家”。从除夕夜值班开始,大半个月过去,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自然萌”有两个孩子,一个孩子5岁,另一个孩子才4个多月。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自家的娃了。“小的那个,估计都忘记老爸长什么样了吧!”

但5岁的娃已经知道爸爸在外和病毒做搏斗,每次回家,即使已经万分小心地消毒,孩子仍然会拿起消毒喷雾器,像打枪一样,“啹……啹……啹……”地往爸爸身上喷。嘴里嚷着“我也要打死病毒”。

因为执勤的卡点在第一线,也是直接接触从湖北返乡人员的第一线。“我们特别理解那些想回家的人,但为了更多人的安全,必须严格把关每一位。有人在家憋坏了非要开车出来耍闹事,只能拘留。”

当然也有例外的。“自然萌”遇到过一位从未去过湖北的鄂牌本地居民。根据规定要求车主需返回湖北,他反复通过线上查询后,证实了车主同行记录和身份后予以放行。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硬核的河南背后是细腻的工作方式。

河南驻马店的郊区晚上,往年2月就是零下好几度。如今,2020年的第一波寒潮来了。这个情人节的晚上特别冷。

看看手机,看看孩子的视频,看看去年和爱人去海岛度假的照片,心里就会暖点。

左滑查看“自然萌”的“车内应急床”

夜班执勤的时候,大家会轮流眯会。“我比他们好多了,老婆给我想了一个法子,把车后排放倒,挺大的,快1米8的人,也能躺躺。”

“自然萌”把工作感受发到了蔚来社区里。留言区里“炸”出来遍布全国各地防控安保一线的同行车友,他们还组建了个“同行群”。在群里互相问候鼓励,顺便还分享打击假冒口罩的线索。

他在社区里说的一句话——你们觉得无聊的“家”,正是我们这些一线人员回不去的“家”,引发了无数点赞和共鸣。

情人节怎么过?“今年这样子,肯定不过了,但我想疫情快点过去。如果赶得上,我想带着老婆和孩子,一起开着蔚来去武汉看樱花。

彩蛋:我们请“自然萌”的妻子,录了一段语音——


02

南昌某医院ICU(重症监护室)

医生“田螺”的援鄂故事

这条爱的短信,是从武汉医院重症病房公用手机写给你的

“如果我攒够了三月的星辰,可不可以和你接一次短暂的吻。”这是一句网络上流传的爱语。但对于南昌某医院重症监护室的医生“胖哔哔田螺”来说,他积攒的可能是二月武汉汉阳街道上的空荡荡的风,一层层防护服下的汗,一滴滴感动的泪。

作为江西省第一支援鄂医疗队的一员,现在武汉第五医院一线战斗的他,常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溜达在汉阳大街上。他的女朋友在天津。

在田螺第二篇援鄂日志评论区,女友“宝瞌睡贝贝”曾留言:“亲爱的,也许不久的某天,我也要去武汉了。身处同一个城市,却无法见面,但心一直与你同在。”但因为岗位性质不同,女友最终未能成行。这个情人节,他们注定不能相见。

而且,这个情人节,田螺心里牵挂的,不只是女友一个人了。

他清晰记得刚到武汉第一天,对接医院院长对他们每一个人的深深鞠躬,感谢他们的临危受命。1月28日中午,田螺接到了医院通知,只给了他们一小时的时间思考确认。来不及安抚家人,8小时后就出发了。

他感谢那位提醒他穿上成人尿不湿的老医生,虽然对方快60岁了,但仍然坚持在最前沿,连续工作12个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为的就是省下一趟防护服。

他惦记着第一次在重症监护室给患者做气管插管的病人,是否已脱离危险。那是他第一次,和真正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者,零距离接触,几乎脸已经贴到对方嘴巴了。虽然后来慢慢习惯、适应,但他仍然忘不了第一次如此贴近时候所做的心理建设,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当逃兵”!

感染者近距离贴近他,作为在重症监护室的他,日常也想尽可能减少与他人的接触。但他的牙病犯了。而全武汉的口腔门诊因需防范吐沫等传播,全关门了。最后,抱着一线希望,田螺联系了武汉第一口腔医院,对方了解到他是援鄂医疗队成员和基本情况后,专门请一位主任医师单独为他开诊。平常简简单单的一个检查,在这一刻有了特别的仪式感,因为这是一场必须胜利的战“疫”。

他还牵挂刚到重症监护室的第一天,一位躺在病床上的老先生插着呼吸机,无法说话。看到支援医疗队,远远竖起了大拇指。那一刻,田螺流泪了。他甚至还惦记着那位独自用一根木棍支撑着吊水瓶的阿姨,是否已经康复。

在支援的第17天里,田螺认为自己经了从惶恐不安到坦然面对、从忐忑焦虑到冷静淡定的过程,“现在像极了勇猛的战士,每一次出征,都必须凯旋。”

最近一天,田螺再次来到急诊科。因为那里有他刚到武汉时的震惊场面。但现在眼前的场景,足以抚慰他们这些天的付出,疯狂的病魔不再肆虐,半个月前还拥挤,热闹的急诊大厅如今恢复了宁静,输液间里也没有了当日那些痛苦,悲伤的面孔,急诊门外那个独自举着吊瓶的大姐也回到了她的家里。

“我想,这将是我们一生的荣耀。”这也是田螺可以和爱人吹一辈子的事情。“所以短暂的分别,算不了什么。”

但田螺还是用重症监护室公用手机给恋人写了一条短信。短信不能马上发,必须上传到电脑上,然后转移至清洁区,再导到自己手机上。

他相信这条特殊地点特殊时间爱的短信,是情人节最好的纪念礼物。

这个情人节

不止是警官“自然萌”、医生“田螺”

没法陪在爱的人身边

还有很多蔚来用户,因为战“疫”不得不“异地恋”

但无论在哪,我们都在为爱的人、爱的家、爱的国

一起发出“爱”的微光——

  • 18个城市29位用户,执行了给一线医务人员送饭、接驳、支援运输救援物资、高速公路执勤、献血、义诊、公益法律咨询等多种爱心行动;
  • 超过26个蔚来车友会进行了捐赠,捐款金额超过132万元,另外还包括大量的医用口罩、手套、护目镜等,物资等值近430万元;
  • 19个城市29位用户个人,捐款、捐献医疗物资,口罩29.53万件,医用手套100万副,防护服500套,护目镜2500副,捐款数额超过12万;
  • 16名车主本人或车主配偶,前往一线医疗支援,他们有来自武汉本地的,也有来自重庆、黄石、岳阳、南昌等地;
  • 1名车主参与建设广西版“小汤山医院”,1名参与武汉雷神山建设,负责污水设备的吊装,1名参与泉州市传染病医院(泉州版火神山)建设,提供消防报警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