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专栏 | 什么样的人是命中贵人

专栏 | 什么样的人是命中贵人

(叔的刀法) 2019年09月23日



在你愿意改变的时候,帮助你做出命运转折的那个人,就是你的命中贵人。

中午杨锦麟老师分享一篇文章《谁是你的命中贵人》,文中列举了十种人:愿意无条件力挺你的人、愿意唠叨你的人、愿意和你分担分享的人、教导及提拔你的人、愿意不放弃而相信你的人……我觉得可能太宽泛了一点。

只要命不太衰,每个人都有命中贵人。但也不会太多,否则变成电影的鸣谢字幕了。真正的命中贵人,可能是一两个,最多三五个,因为我觉得命中贵人的定义应该更严格一点。

在定义之前,我们看两个历史人物,刘邦和张良。刘邦的命中贵人是张良,张良的命中贵人是圯上老人,也就是让他捡鞋子传他兵法那位。

刘邦的命中贵人可能多一点,比如项伯,鸿门宴要不是他通风报信,刘邦死翘了。但刘邦最大的命中贵人无疑是张良。

张良在两件事上帮了刘邦大忙,一个是鸿门宴帮助刘邦脱险,一个是后来楚汉战争时,有人建议刘邦分封六国贵族,张良列举了八条理由给劝住了。司马迁写“留侯世家”,第二件事尤其详细,可能他也觉得那是刘邦一生最重大政治决策的关口。如果恢复六国,像张良说的,很可能天下就是项家的了。

刘邦封赏功臣,张良食邑3万户排第一,理由是很著名的两句话: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但我猜这只是官方说法,真正的原因,应该是酬谢张良在刘邦面临重大命运抉择时的推动作用。这就是命中贵人。

张良相对简单点。本来他就是个恐怖分子行动派,谋刺秦始皇不成,流浪各地,任侠,依然是个行动派,直到在圯上这个地方遇到黄石老人。

设想当时,面对无法撼动的秦政权,张良肯定会有彷徨无计的感觉,未来想必一摸黑。是黄石老人改变了他的人生方向,成就了史上第一谋士,所以黄石老人是张良的命中贵人,而且很可能是惟一的。

讲完故事,我想可以给命中贵人一个定义了:在你愿意改变的时候,帮助你做出命运转折的那个人。

这个定义包含两个要素。

第一个要素是主观上的,你愿意做出改变。需要补充的是,这种改变的意愿,也许你已经强烈意识到,也许你还没有明确意识到。但是基于现实情况和自身处境,如果有人推你一把,你会意识到原来自己很想改变。

前一种情况是刘邦,当时战事不利,必须战略上破局,他自己有想法。后一种情况是张良,当时他被朝廷追捕,亡命天涯,不知道哪天性命不保,更不知道未来出路在哪里,生活是有一天混一天的状态。他不可能主动意识到自己可以转型为帝王师,直到黄石老人出来引导他。

第二个要素是客观上的——那个人。很显然,帮助你改变命运方向的那个人基本不可能是比你层次低的人。

比如你邻居阿三告诉你:哥们,你不能这么混下去啦,你应该去做生意。可能后来你真做生意了,而且成了大老板,但你不会把阿三当你的命中贵人,因为他除了那句劝告,其实没帮上你什么忙。能够成为命中贵人的,必须是比你高、有本事有资源给你实质性帮助的人。

张良出身比刘邦高,而且有鸿门宴的生死之交,刘邦认他。至于黄石老人,那简直是个bug级的存在,都有很强的神话色彩——“小子,你十三年后会在某地看见一块黄石头,那就是我!”

可能还需要补充一点:命运转折。以前我在一篇文章里也讲过,人的一生,面临大的转折关头其实也就那么一两个。即便略微放宽,也不可能您年年面临命运转折。

我在面试中,如果一位老兄四年换三个工作,可能心里多半已经拉黑了。这么说吧,重大命运转折,有的人可能一两次,有的人可能三五次,十次八次那不叫命运,那叫zuo。所以,你真正的命中贵人也不会很多。

下面讲讲我的故事。

我工作25年,回想起来,有过三次比较大的命运转折,也有三个命中贵人。第三次跟我现在工作有关,可以留着以后再讲,今天讲前两次。

第一次是1993年初。当时我在中国青年报摄影部做图片编辑,领导是贺延光老师。那时候摄影部都是摄影记者,贺老师觉得应该有个会写文章的,免得大家笑话摄影部没文化。其实贺老师文章写得很好,这是后话。

反正,头一年他把我招进摄影部了。我也努力了,但就是不对脾气,觉得跟这帮摄影记者不是一路人。我很羡慕报社里那些能写文章的记者编辑。

年初报纸改版,打算出一块社会周刊,有一天杨浪居然来找我了。当时杨浪不论在报社还是行业里都很有名气,我没想到他会找我说话。他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干,我说当然愿意啊。

之所以觉得这是一次命运转折,因为从那次换岗,我开始真正了解报社的文化,形成新闻理想和职业自豪感。

在90年代前期,中国青年报还是当时最好的报纸。我很幸运,杨浪是我第一个命中贵人。需要讲一下,贺延光老师也够执着,我调岗后,接下来他招的家伙们一个比一个有文化能搞事儿,有一位后来成为市值上百亿的上市公司的主要创始人。

第二次命运转折是10年后,也就是2003年吧。互联网渐成气候,而我在报纸已经做了十多年,预感到要天下大变了,但又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有一天李学凌找我,问我愿不愿意去网易做评论频道的兼职主编,当时他在网易门户做总编辑。

我和学凌在报社做过同事,我比他大几岁,他也一直很尊重我。学凌见机早,2000年前后就辞职出来做互联网了。大概是报人习气,不甘心丁老板的“招300人配300台电脑每人开3000元租个Loft你们就给我坐那儿Copy/Paste”的门户观。学凌打算在门户网站做评论,可能他觉得找我合适。

学凌就是这么个人,说好是兼职,给出我不好意思还价的薪水,扔过来两个Head count,然后这家伙就不见了。“哥们,管你丫懂不懂互联网,你自己整吧!”

然后我就招了两个人。我怀疑招这两个人把我一辈子的手气都用光了。

第一个是唐岩,现在是陌陌的董事长。第二位是个女生,没过两年居然成了李学凌太太,然后李学凌的欢聚时代就在纳斯达克上市了——旺夫啊。带我进入互联网,李学凌是我的命中贵人。

我的故事讲完了,第三个命中贵人留着以后讲。

其实各位,回想一下自己走过来的路,在那些关键时刻,谁真正推动你帮助你做出改变,真的是值得一辈子记在心里的。

特别是,如果你只是懵懵懂懂感觉需要改变点什么,甚至你都没意识到,而浪潮到了,命运就在眼前,有一个家伙帮你打开门,推你往前走,那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对每个人来说,不论他是刘邦、张良,还是芸芸众生如你我,我想,这种命中贵人都是屈指可数的。

*原文于2016年12月20日发表在微信公众号“叔的刀法”


叔的刀法

资深媒体人

所思所想所感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