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李开复、秦力洪谈无人驾驶:谁先达到百亿公里以及共享出行的未来

李开复、秦力洪谈无人驾驶:谁先达到百亿公里以及共享出行的未来

(雷锋网) 2017年04月03日


雷锋网


最早关注人工智能和智能硬件领域的互联网科技媒体,内容涵盖人工智能、智能硬件、机器人、智能驾驶、ARVR、网络安全、物联网、未来医疗、金融科技等9大领域。




雷锋网 2017 年 4 月 2 日消息,大佬云集的 IT 领袖峰会今天继续在深圳举行。AI 技术成为今年的热点话题,而作为 AI 最具前景的应用方向自动驾驶成为领袖们演讲和讨论的当红炸子鸡。


李开复:无人驾驶是未来 10 年最大的机会,我们主要投 2 类公司


我们对无人驾驶这个方向无比看好,这毫无疑问是人工智能未来 10 年最大的机会。电动车这个浪潮加上无人驾驶再加上共享经济,我觉得它所达到的效果不是说未来你买一辆车就可以自己开了,而是说未来我们就不买车了。除了出行之外,不要买车,不要停车场,随叫随到,你日历上该走的时候车就出现在你的面前。真正变成了产品为用户服务,即需即到,节省时间,包括能源、环境、交通拥堵,都有特别巨大的颠覆性的改变。今天整个物流全部会被颠覆。


关于无人驾驶在未来将扮演特别重要的角色,我们无比乐观,但只是长期无比乐观,中间的路会非常坎坷。为什么呢?


第一,我们把无人驾驶想得太简单了。


首先机器来辅助人,让我们不要出问题,不要出车祸,当我们睡着的时候把我们叫起来,这些毫无疑问是很好的功能。但是再下面就要跳到完全的无人驾驶了,人来辅助车驾驶的场景我认为是不存在。大概在五年前谷歌就让员工把无人车开回家,这个车可以无人驾驶,但是会出错。员工就喝咖啡、看报纸,还有跟女朋友亲热,都发生了,这是很不幸的。


人的要求非常高,我们对安全要求也非常高,我们希望达到跟人一样安全,人开车是在 1 亿公里出 1 - 3 个意外的水平。今天即便是谷歌也只跑了 500 万公里,要做这样的测试需要多长的时间,这是非常坎坷的道路。


今天无人驾驶不一定要想象成客用的轿车来做无人驾驶,我们完全可以做景区车,做垃圾车,做清洁道路的车。这些应用有几个特点:第一个速度慢,所以不会伤人命,第二可能路线比较简单,不用处理很多复杂的问题。当然还有停车、高速公路的驾车实现超越人的水平在技术上已经差不多可以做到了。


最后讲一下创新工场的投资,我们的投资是要投一个 15 年周期太长的没有意思,太短的也没有意思,我们挑选的是两种公司:


第一种公司是会挑选慢行的场景能够验证并且获取数据,这家公司是驭势科技,它在一年多前成立,现在已经开始在园区跑起来了,在北京房山。


第二个很大的问题是 500 万公里的测试,谷歌做了这么多测了 500 万公里,我们要跑 1 亿公里才知道会不会伤一个人,这个数据量不够大,即使跑了 1 亿公里也不够,因为有统计的问题。跑 1000 亿公里才安心,什么公司才有财力来做呢?


如果你有一个模拟的环境,再加上有一个高精的地图,再加上三维重建的技术,可能可以创造虚拟的环境,然后把需要验证安全的过程大大降低,降低 2-3 个数量级。我们投的第二家公司就在做这个事情,名字就叫 Momenta。


秦力洪:无人驾驶需要百亿公里测试数据,主机厂可能结成共享联盟


我对无人驾驶的理解有四层意思:


第一层是技术层面的无人驾驶,这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自己有团队,有钱,有信心就能搞,谁比谁也强不了多少,谁也不比谁早不了几年。特斯拉在这方面展现出了最大的勇气和主动性。技术层面无人驾驶无外乎是三个环节,第一个是信息采集,不管是通过摄像头、毫米波雷达,采集外界的环境信息。第二个过程是决策的过程,包括深度学习,包括云端车内计算,我们今天谈的云储存、云计算、车车交互、物联网等东西,第三个部分是决策完了之后作为机械存在的车的控制。


第二个层面是环境的应用场景层面,刚才开复老师提到谷歌跑了几百万公里,我们觉得没有几百亿公里的数据,你很难把你全家人的性命交给它。这 500 万公里是怎么跑的,可以一辆车跑几百公里,也可以 1 亿辆车跑几百公里,一个厂家的车是有限的。牵涉到对汽车行业格局的要求,迎接无人驾驶,汽车行业过去是传统的以主机厂为龙头,上下进行产业链整合的行业,主机厂和主机厂之间井水不犯河水。


接下来非常可能出现主机厂层面的联盟,像星空联盟一样,大家得共享这个里程数据,尽快达到几百亿公里大家尽快达到这个东西。我们认为无人驾驶的未来是联盟对联盟的竞争,不是公司对公司的竞争,因为没有哪一家的车能够迅速跑到几百亿公里,没有哪一家能开发高精的地图。如果这几百公里都是加州的高速公路,这个车就不能卖到中国来。如果这几百亿公里就是深圳这门口这条漂亮的快速路就不能卖到关外的小路去,北京、上海能开就不能在农村开,全世界的路况是非常复杂的,还有天气、白天、黑夜、紧急情况,这几百亿公里是怎么构成的,才能完成这个过程。车的无人驾驶也是这样的,它是学习的环境感知层面的无人驾驶,这个跟技术不完全有关系,需要更长的时间和努力让这个车学会在这个世界上跑,跟别人交流,成为环境的一部分。


第三个层面是政策法规层面的,无人驾驶牵涉到很多伦理、道德、法律的问题,即便在技术和车的学习能力可以做到纯无人驾驶,我们允不允许车在路上跑完全没有人,这是法律问题。这个车可以变成一个武器,这个车可以变成很正向的,也可以是很负面的东西,我们允不允许它发生。法规道德层面最近讨论很多,我觉得我们是做研发和制造销售汽车的,我们影响不了这么大层面的事情,我们是这个环境的一部分。


第四个层面也是我今天最想说的人性层面的东西,我们从来不认为无人驾驶和共享出行这个极高效率的解决方案可以替代人拥有一辆车的感情,因为我们相信这个,所以我们决定做这个事。我们坚信汽车是人类个性很重要的一部分,包括食物,衣着。衣着不是为了蔽体,吃饭不是为了裹腹。


无人驾驶还是要从考虑驾乘者体验的角度去考虑它才是有生命力的,过去一百多年以来汽车解放了凡人的活动半径,解放了空间对我们的局限,我们的活动半径从几公里变到了几百公里。


我们认为无人驾驶的未来在于它对车内人时间的解放,只要能够实现这个目的的技术都可以,没有流派之分。如果一个车能够实现对车内人的时间的解放,而不是我们在车里被堵着像关牢房一样不自由,任何技术都可以用,这是我们对无人驾驶未来的展望,而且我们认为这一天 10 年以后路上的状态可能会超过今天我们大部分人的想象。



*本文节选自《李开复、秦力洪谈无人驾驶:谁先达到百亿公里以及共享出行的未来 | 2017 IT 领袖峰会》,原文2017-4-2首发于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