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O Logo Created with sketchtool.

seeds | 李麟学:摩天楼是资本积累,更是文化载体

seeds | 李麟学:摩天楼是资本积累,更是文化载体

(柯东东) 2018年07月28日


7月28日,同济大学李麟学教授在位于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的 NIO House 给我们带来的这场“空中的分享”,有哪些有趣的“知识点”?

-上世纪初,纽约的地块非常紧张,每个开发商都在想我怎样能够造得更好、更高,CCTV 的建筑大师库哈斯写了一本《疯狂的纽约》,在美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摩天楼发展非常快的时期,帝国大厦是当时世界最高楼,从建筑师开始画草图到建起来只有一年零六个月。我们说中国发展太快了,实际上很多社会到那个阶段都会发展非常快。

-美国的摩天大楼里有拳击俱乐部、游泳池、有花园、有办公空间、有公寓。今天的上海中心我们叫它“垂直社区”,这个概念也是来自于当时美国的摩天楼。

-美国克莱斯勒大厦是那个时代汽车工业的象征,有很多汽车工业的符号。摩天大楼既是资本的积累,同时也是当代文化的载体。

-摩天楼怎样划分?超过600米,叫 Megatall,超过300米叫 Supertall,超过300米对于结构就是非常大的挑战,除了重力结构还有风,侧向风的作用对于摩天楼是最重要的挑战,我们会做风洞实验,看摩天楼建好以后,如果遇到十几级的风会有怎样的形变。上海中心的外形是无限扭转的,所以气流是顺畅的。

-有一个劳伦斯魔咒,高楼建成就是经济箫条的时候。2008年金融危机,2011年是建成高楼最多的年份,18座。1997年是亚洲金融危机,2001年建成的高楼是最多的。

-对于摩天楼来说,我们现代建设设计的技术,环境的技术已经越来越不受限制了,我们可以做得更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想做多高。还有造那么高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不是说我们不能造那么高。

-摩天楼未来发展的模式之一是“针塔,随着城市土地价格抬高以后,土地范围小,又要造得非常高,所以以后的摩天楼就像一根针一样。

-摩天楼很重要的一点是怎样为大众开放,怎样与公众友好。我设计的杭州市民中心,就是希望市民可以进入,它虽然很巨构,但是对市民是友好的。

-人类追求高度的梦想是不变的,它受到了很强的文化、政治等方面的触动。生活的环境越来越紧促和密集,密集会带来拥挤文化,拥挤产生很多的碰撞,这也是为什么蔚来中心造在这儿,大家在一起就会产生很多的思想碰撞。


QA精选:

问:李老师,你好,我是蔚来李斌。摩天大楼一般的设计寿命是多少?超高层建筑是否存在“退役”问题?摩天大楼的年份长了以后,如何管理它的安全性?

李麟学:通常我们摩天楼的设计是一百年,当然一百年的时候,那么实际上芝加哥现在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原来摩天楼的改造。比如说金茂大厦经过一次改造,它原来设计的时候节能的要求没有现在这么好,所以它做了很多节能的改造。这是建筑的新陈代谢,这种更新迭代对高楼来说是正常的。

再比如说华东电力大楼是非常有名的,是90年代的十大建筑之一。当时同济的校友做的,去年开始改造。它是从原来电力的办公大楼改成一个宾馆,功能改变了。就像人的新陈代谢和生长衰老一样的,大楼也是这样的。我们有一个学科叫建筑改造学,就像医生一样可以会诊可以诊断,如果结构有问题可以加固,如果它的节能有问题可以对它进行改善和提升。

现在建筑的更新换代是非常快的,不是说楼不安全了,而是功能落后于时代了。

建筑本身的结构来说,大家会担心这个楼时间长了以后会不会倒,实际上越看着危险的楼越不会倒,所以从设计上来说安全是没问题的,比如我们看到欧洲中世纪的房子现在有的还在用,所以这跟维护有关系,更多的是新陈代谢,更新换代它的使用功能。

问:李教授,跟普通居民楼相比,摩天大楼走绿色环保这条路是否在技术上更困难,它怎样平衡高度以及与绿色环保趋势的平衡?

李麟学:实际上我们住得越来越高,刚才看到的最高摩天楼,它最顶部都是以居住为主,然后是酒店,所以它不是以办公为主,所以我们会住得越来越高。确实高的楼对居住来说存在挑战,水要上去,花费的能量越来越大,这是一定的。另外我们原来很多建筑里面常用的措施开窗通风,高楼开不了,一开窗什么东西都吹没了。

绿色建筑肯定是发展趋势,但是绿色发展有很多的内涵。跟造车一样,水的循环一样,我们需要考虑全生命周期,比如楼拆掉以后材料是否能够回收,这也是我们评价一幢楼是否“绿色”的因素。摩天楼一定比其他楼的能耗大得多,这是可以想像的,但是我们可以从专业上不断想办法怎样降低它能量的消耗,节约它的能源。


下一场位于“蔚来中心|上海中心大厦”的seeds,你希望听到什么?